新闻分类
公司新闻

南京废电池处理流进非法渠道

发布日期:2017/4/24 17:15:08 点击:3794

2016年5月26日,金陵晚报报道了《汽配城有人收废电池 硫酸灌进下水道》。一男子在宁南汽配城收取废电池后,将电池内电解液直接倒进下水道。记者跟踪数日后发现,废电池的目的地是一个无处理危废品手续的加工点,加工点虽小,但处理量惊人,污染极大,排污口的混凝土盖板都快被腐蚀穿了。

问题被报道后,环保等部门进行了深入调查,立案处理并将案件移送至公安部门,同时,雨花台区启动了对该问题的普查,并将拿出针对处置方案。

记者调查发现,现阶段,基层散户数量惊人的废旧电池难以进入合法正规的处理渠道,违规在散户之间随意买卖和处置,最终,大量废旧电池疯狂地涌进一个不起眼的非法加工点,其废旧电池收购量,竟是南京市指定处理单位的十倍左右。

粗壮的黑色利益链下,哗哗的硫酸水正从各个黑色的管道,流向这个城市的河流。

硫酸水已经无法有效追踪

26日上午,记者再度来到位于板桥的这家加工点,雨花台区环保局、雨花台区安监局、板桥街道安监办、环保办等相关部门也都来到了现场,商议处置办法。

根据其5月2日以来的账单数字,这里每日的收购款项,最多的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六七十万,按照6000元左右的每吨均价,对应的收购量惊人。连续3个月的处置,有多少硫酸水下了窨井顺流而去,这些水会不会造成危害,是第一个要弄清的问题。

当地安监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实上,因为这里是城郊接合部,所以根本没有建设单独的污水管道,所有窨井全都是雨污合一的,并且只能向东流向下游的205国道,并直接下河。而因为连日下雨,这些窨井内的积水,被大量雨水冲刷,硫酸水一旦下河就很难追踪了。目前他们已经封闭了排污口的雨水进口,以防更多的硫酸水被冲刷走。

而在另外一边,宁南汽配城内,现场的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被倾倒硫酸的也是一个雨水口,还有部分生活污水汇进,所以也无法追踪了,这个井口的水将直通附近的河道,目前他们已经报警求助,希望将倾倒人抓住。

抽样检测铅超标6倍多

在之前的对违规加工点、江苏安伟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查处中,雨花台区环保局对加工点门前的窨井水进行了抽样,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虽然抽样时,窨井下面的水已被雨水稀释了一些,但情况还是很严重:重金属铅是标准的7倍多,酸的指数是1.3,属强酸。

环保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立案,并将资料整理后移交到了区公安分局,下一步两个部门将根据实际掌握到的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处置。而在现场的雨花台区安监局方面也表示,鉴于该加工点的恶劣行为,他们也将根据自己的条款,对该加工点进行处理,对恶劣行为进行多重打击。

废电池处置有严格的政策

从现状来看,记者接触的废电池处置的几个环节,倾倒大胆,无人阻止,无人检查。目前废电池是如何管的?为何在废电池出产量巨大的现在,会留出这么惊人的漏洞?

记者从雨花台环保局了解到,这些电池含有强酸物质,属危化品范畴,《危化品管理条例》对这类物质的回收、储藏、处理和再利用有严格规定。目前南京市并无处置废电池的专门机构,但有三家登记在册的可以收购废电池的单位,位于麒麟街道泉水村的南京江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江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

该单位,整齐摆放着一些废旧电瓶,上面各种信息齐全,源头个个可追溯,操作很正规。公司负责人介绍,南京市有完备的程序和方式以及处理渠道,可以让废电池得到安全有效的处理。

这里的程序非常完备:废电池首先需要产废单位申报它的产废信息,经过环保局批准之后,才能进行转移,转移之后才能跟江源公司签约。签约后进行网上操作,危险动态管理系统的操作,网络联单生成,江源公司通过运输单位的确认。整个手续,环保局、产废单位和处置单位都能看到。

“魔高道矮”的行业现状

据介绍,在目前的管理制度下,进了江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电池,都能得到安全处置。进的手续完备,处理透明。然而,比起缺点,这些优点黯然失色——整体管理效果严重打折。

江源公司的负责人随即介绍了处理能力的问题。

江源公司负责人:“我们每年处理能力两千吨,目前实际处理一千吨。”

记者:“为何具备两千吨的能力却只处理一千吨?是产能出现了问题吗?”

江源公司:“不是产能问题。”

全市处理废电池的三大主力之一的身份背后,每年一千吨的处理量,比起雄风路上送货车辆络绎不绝、日处理三四十吨的黑处理点来说,显得有些尴尬。

“你知道吗?您这个规模巨大的处理点,每年一千吨的处理量,只有我们查处的黑加工点的十分之一。他们的营业面积只有你们一间库房大。”临别前,记者对江源公司负责人说道。

“啊!?”这位负责人似乎被记者提供的这个信息惊住了。

废旧电池怎么流出监管渠道

采访中,江源公司这位负责人最后表示,是电池收不上来——和其他收集电池的竞争对手比,他们的废旧电池收购价格是3000至3500元每吨,几乎只有被调查收购点的二分之一强。因为他们有废电池电解液的处理成本,而非法的加工点则不存在这个问题,他们的电解液有自己的“独特消化渠道”。

此外,正规处理公司,地处城市偏僻维持,城区无送电池的点(一些情况下可以电话要求接货,但需在一定的程序和步骤后)。

为了让整个处置不出问题,环保部门设置了严密的程序,这些严密的程序,在成为一把安全锁的同时,也把大量废旧电池锁在了门外——大部分市民在手持废电池的时候,根本不会进行繁复的申报、报备、运送,而是直接交给不规范的处理点。

两个情形,是现状的真实写照。一个是:市民手里有电池,自己抽时间去办理各种手续,申报,最后电池送走,拿到的钱很少。另一个:市民手里有电池,有人积极主动上门收取电池,不要任何手续,给的钱还多。

甚至于,还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废旧电池该如何处理,大量私人手中的电池,就这样流到了正规处理程序之外,于是出现了怪事——正规经营点产能吃不饱,不正规黑窝点处理量惊人,于是,惊人数量的硫酸就被倾倒在了河道内,最终下了长江。

“每一瓶水电池,其电池的水量是20%左右。”江源公司负责人说。按照这个量计算,仅雄风路经营点,对应数量的废电池,每天倾倒在南京市各处的电解液量就在10吨上下(当然,得出这个数据的前提是所有的电池都是水电池)。

全区打响硫酸废液阻击战

管理废旧电池,无非双管齐下——正规渠道争取量,执法渠道打击非法收购和处置。遗憾的是,正规渠道收购不顺,执法渠道打击无力。

而另一个环节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该问题被曝光前,地方管理者甚至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自然也没有将之纳入到管理之列。

雨花台区环保局是事后积极补救的单位之一,该单位执法大队负责人告诉记者,确实,在对宁南汽配城为代表的产废单位的废电池日常管理中,他们并没有将这种废电池的买卖纳入日常管理。后期,他们将把这些问题重视起来,制定一整套的办法,将全区的废电池管理起来,不管大小单位,一律建设台账、统计产量、可追查去向,而且要在全区进行。

另一边雨花街道是如何管理的呢?据该街道负责环保工作的谢科长介绍,这个问题之前确实没有进入街道的管理范围,甚至街道之前对市场比较全的梳理和管理计划,废电池随意处置的问题,也没有列进去,只是没想到,不起眼的环节上,问题竟然如此严重。

据介绍,街道对市场的日常管理,是通过物业公司进行的,而物业公司对业主只是日常的服务,而不是管理,在类似这种废旧电池的管理上,起不上什么作用,基层的废电池管理,基本处于真空状态。

事后,当地街道也从5月26日起,以宁南汽配城为重点区域,对辖区内涉及到蓄电池的汽修汽配行业商户进行全面走访摸排。对汽配城内经营该项目的6家商户情况向区环保部门进行了上报,对其经营过程产生的废旧蓄电池来源、去向等进行登记排查,同时联合区环保部门联系有资质的专业危废回收企业在宁南汽配城设立专门回收点。